回首頁 
  《老殘遊記》
(清)劉鶚
 
 

本書簡介與特色:

 
 

論到中國近代小說在國外的影響,當首推劉鶚的《老殘遊記》。自魯迅把它譽為「晚清四大譴責小說」之一後,胡適也給予它很高的評價。據日本樽本照雄《增補新編清末民初小說目錄》言,一個世紀以來,《老殘遊記》印行的各種中文版本有一百八十六種之多,此外又被譯成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、俄文、日文、捷克文、匈牙利文、北韓文等八種文字,在海外廣為流傳。《老殘遊記》在《亞洲周刊》「中文小說一百強」獲評選第十名,可見其受到世人的肯定與重視。

到了晚清時期,中國政局陷入遭逢內憂外患的困境當中,外有列強環伺,內則政治腐敗,因此批評時事的小說,成為當時文壇的一種特色。《老殘遊記》就是在現實衝擊之下產生的作品,兼具社會寫實和政治關懷兩種特質的一本章回小說。

《老殘遊記》於1903年起在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的《繡像小說》上發表,到了十三回,改於天津《日日新聞》逐日發表,署名「洪都百鍊生」。後根據劉大紳〈關於《老殘遊記》〉一文披露:「《老殘遊記》一書為先君一時興到筆墨。初無若何計劃宗旨,亦無組織結構,當時不過日寫數紙,贈諸友人,不意發表後,數經轉折,竟爾成風。」方知「洪都百鍊生」本名劉鶚(1857~1909),字鐵雲,江蘇丹徒人。他對西方近代之科學很有興趣,研究過數學、醫學、水利等。先後在河南巡撫吳大澄、山東巡撫張曜處做過幕賓,因治河有功,官至知府。曾上書建議借外資以修築鐵路、開採山西煤礦,興辦實業。但卻被守舊者斥為漢奸,後棄官從商。八國聯軍入京時,他以賤價向占領太倉的俄軍購買太倉糧食以賑濟災民,卻因而被劾以私售倉粟的罪名,流戍新疆而死。劉鶚一生博學多聞,興趣廣泛而識見先遠。除從醫、治河等工作與興辦實業、修築鐵道等的主張外,在甲骨文的發現與研究上更是中國的第一人,著有《鐵雲藏龜》一書。

《老殘遊記》序言:「吾人生今之時,有身世之感情,有家國之感情,有宗教之感情,其感情愈深者,其哭泣愈痛,此洪都百鍊生所以有《老殘遊記》之作也。棋局將殘,吾人將老,欲不哭泣也得乎?」由此可見劉鶚創作此作之態度與心情。他所要寫的,著重在對國家社會的時代觀感,他意識到了清代已走到了不可挽回的殘局。對於國勢的危急,他生氣而著急。他指一面指責官僚的黑暗,擁護帝制的改造,一面針砭士風的敗壞與社會的萎靡,認為唯有提倡科學,振興實業,國家才有希望。

《老殘遊記》共二十回。它藉由一個江湖醫生老殘在遊歷途中的所見、所聞,描寫當日政治、民生的社會實況。書中的主人公老殘相當博學多聞,而且閱歷豐富。他不但拜道士為師,精通中國的傳統醫術,對西方的科學也頗有了解。但是他無意仕途,選擇了搖串鈴噹,走訪江湖,以個人特立獨行的作風,行醫救世。因此,整本書的情節也就跟著老殘的遊歷過程展開。

在《老殘遊記》中,〈明湖居聽書〉與〈黃河結冰記〉等段落,向以敘事生動、描景優美而長久被列為國、高中課本之選文。不僅如此,《老殘遊記》也因其以接近於白話之敘述,訴說晚清之官場與社會百態,寫實的故事易為人所接受,因此成為許多中等以上學校推薦為課外讀物。然而《老殘遊記》裡面,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,作者寄託於情景之中的思想見解,以及憂國憂民的胸懷。例如,在第八回寫申子平在桃花山夜遇猛虎的緊張,脫險之後在仙洞當中望月,心境上的轉折,作者分析說:這山不就是剛才來的那座山嗎?這月不就是剛才踏的那月嗎?為什麼來的時候是那樣地陰森慘淡,而此刻,山月依然,為什麼卻心曠神怡呢?原來是因為心情隨著情境改變,所以面對一樣的月光,卻有不一樣的感受。其實作者之所以寫此,即在於展現「境由心生」的人生領悟。《老殘遊記》整本書所關心的主題,重點在於社會的弊病以及國家的命運。所以當老殘在觀賞日出的時候,看到遮蔽太陽的層層烏雲,其實正是象徵國家前途障礙的寫照;而治理黃河的潰決,也可以引申為醫國家命脈的傷口。所以說,為病患治病,其實是次要的;為國家把脈問診,醫治社會的病症,這才是老殘最熱衷的工作。這種象徵筆法的運用,顯露出《老殘遊記》的文學性本質。

在《老殘遊記》中,以老殘的才幹和治理河患的功勞,應該是有機會求得一官半職的。但是當大官禮聘他出馬的時候,他卻溜之大吉。由此可見,作者有意將老殘塑造成一個只想做大事,而不想做大官的人。他對官場的各種腐敗現象提出嚴厲的批評。老殘在旅遊途中,風聞山東曹州巡撫玉賢是個清官,整治偷盜罪案聲名遠播。然而等到老殘走訪鄉里,才知其實曹巡撫為求個人政績,挾著清名,任意犧牲無辜百姓。他在任曹州知府不到一年的時間,衙門前十二個「站籠」便站死了二千多人,十之八九都是良民。于朝棟一家,因和強盜結怨而被栽贓,玉賢不加調查,一口咬定他們是強盜,父子三人就斷送在站籠裡。對此,老殘就評論道:「我說無才的要做官很不要緊,正壞在有才的要做官。你想,這個玉太尊不是個有才的人嗎?只為過於要官做,且急於做大官,所以傷天害理的,做到這樣。」另一位綽號「瘟剛」的剛弼被稱作是「清廉得格登登」的清官,他曾拒絕巨額賄賂,但卻倚仗不要錢、不受賄,一味憑自己臆測斷案,枉殺了許多好人。他在審訊賈家十三條人命的大案子時,主觀武斷,定魏氏父母是凶手,嚴刑逼供,造成駭人聽聞的冤獄。這些自命的「清官」,以清廉為名,卻用殘酷血腥的手段殘民以逞,上邀朝廷寵信,沽名釣譽,本質上卻是人人喪膽的「酷吏」。劉鶚對此評語云:「贓官可恨,人人知之;清官尤可恨,人多不知。蓋贓官自知其病,不敢公然為非;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,何所不可?剛愎自用,小則殺人,大則誤國,吾人親目所見,不知凡幾矣。」(第十六回)另外,莊宮保是另一類型的官吏。他雖是所謂寬仁溫厚的好官,但是顢頇昏謬、昏庸無能,劉鶚對此類官評曰:「天下大事,壞於奸臣者十之三四,壞於不通世故之君子者倒有十分之六七也。」(第十四回)可見其對晚清官僚政治之黑暗殘暴與昏庸無能之痛恨。

其實老殘不僅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人物,也可以說是作者的化身。因為作者劉鶚雖未經科舉而入官場,然而由它曾經懸壺濟世,也曾經佐理治黃河,在在是秉持中國知識份子以天下為己任的傳統。因此他雖然沒有在仕途上貢獻一生,可是卻以文章留名,寫下《老殘遊記》這一本傑出的政治批判小說。

   

劉鶚的文章,不用陳腔套語,不作浮泛的描寫;對大自然的景物深刻真切的觀察,以清新優美的文表達出來,使景物顯得特別有情味,不僅給讀者提供了美妙的畫面,更能引導讀者感受親臨其境的意趣。他在文學上的成就,受到許多人的推崇。胡適即評之:「《老殘遊記》最擅長的是描寫的技術,無論寫人寫景,作者都不肯用套語爛調,總想鎔鑄新詞,作實地的描畫。望這點上,這部書可算是前無古人了。」不只在文字技巧上,夏志清稱許劉鶚的《老殘遊記》打破了中國傳統的古典小說以情節為中心的敘事模式,在許多段落裡,摸索以意識流技巧表現人物在情景中流動不已的主觀心境,有「近乎革命式的成就」。而臺大中文系柯慶明教授則推崇「《老殘遊記》有遊記的優美,有社會的記錄;有愛國者的熱情,也有科學家的冷靜。老殘不但研究學問,更深洞察了社會的需要,並且身體力行他的救國理念。在《儒林外史》當中的人物,多半著眼於『小我』,而老殘則以『大我』為念,『先天下之憂而憂』,正是先知先覺者的典範。所以《老殘遊記》確實是值得所有的青年學子一讀再讀的偉大作品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