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頁 
  《東京夢華錄》
(宋)孟元老
 
 

本書簡介與特色:

 
 

在中國傳統上的「正史」,均是以後代史官修纂前代的歷史。這些正史既是官方所修,著眼點大抵以帝王史、政治史為中心,庶民百姓鮮有能留名青史者。對於庶民生活的記述,更鮮少能在正史中看到。近年來,隨著宋代文物與書畫展出的頻繁,宋代經濟與市景研究儼然成為顯學。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、孟元老的《東京夢華錄》、吳自牧的《夢梁錄》、周密的《武林舊事》成為研究北宋汴京(開封)與南宋臨安(杭州)兩個京都的重要參考資料。這些以都城生活為中心的資料,鮮活展現官、民的生活面貌,與傳統官方正史同觀,可以較為完整地勾勒出當代的歷史圖像。

《東京夢華錄》十卷,作者孟元老,自號為幽蘭居士。由於作者的生平事跡未見於其他書之記載,書前作者簡短的自序,成為解讀的唯一資料。不過由於書中對於當代汴京景物、節慶的記述鉅細靡遺,對於大內慶典活動也暸若指掌,卻反常地獨漏徽宗時花費龐大人力、物力,勞民傷財,甚至因而引發方臘之變,間接導致北宋衰亡的勝景艮嶽。如此聚天下之精而成的重要景點,按常理應更是全書應該大書特書者,作者反而隻字未提,這不禁使歷來許多學者紛紛揣測:「孟元老」即是任艮嶽督造官的孟揆。然由於缺乏其他足以佐證的史料,也僅能存疑。

根據《夢華錄序》稱:宋徽宗崇寧二年(1103),作者隨父宦游汴京。汴京淪陷後,他們於宋欽宗靖康二年(1127)避難江左。此序作於宋高宗紹興十七年(1147),由此可見:他是北宋末至南宋初時人,出身於官宦家庭,隨著家人宦遊於京,在汴京居住了二十三年。這天子腳下的繁盛之都,提供給他安定、富裕而繁華的成長記憶。這種「數十年爛賞疊遊,莫知厭足」的日子,「不識干戈」。也因此,一旦突遭家國之變,倉皇逃難,自是「情緒牢落」。在避難的日子中,撫今追昔,汴京「節物風流,人情和美」,但每當與年輕人談及昔日盛況與舊時風俗,年輕人「往往妄生不然」。即因「恐浸久,論其風俗者,失於事實」,乃「編次成集,庶幾開卷得覩當時之盛」。至於書名,取《列子•黃帝》「晝寢而夢,遊於華胥氏之國」之意,名集為《夢華錄》。由此觀之,此書一如北魏楊衒之《洛陽伽藍記》,本是撫今追昔之作,期給後人留下舊日汴京繁華盛況與民情風俗,使之不致於凐滅。

全書凡十卷,或以類別、或以區域、或以街市,或長或短,分條隨筆記述,並不一致。作者自序嘗云:「此錄語言鄙俚不以文飾者,蓋欲上下通曉爾。」故全書文字簡潔,敘述條暢清楚。尤可注意者,作者所謂「語言鄙俚不以文飾」,以今日觀之,其將當代市井活動所使用之許多特殊用語加以記錄保留,此對後世方言學、語言學研究是非常寶貴的資料。

由於汴京為北宋都城所在,除了大內宮禁及中央重要官署外,商業活動更是豐富而繁盛,酒樓、食店、醫鋪、肉行、魚行、餅店、雜貨等商店,在人力雇用上,各行各業還有「牙行」,可見人力需求之盛。至於歌樓瓦舍、妓院等娛樂場所,也已經是市景中不可或缺的一景了。因此本書第一卷先自城之位置與硬體建設記起,自「東都外城」、「舊京城」、「河道」等,到「大內」、「內諸司」、「外諸司」等官署設施。自第二卷至第四卷內容甚雜,包含記載汴京中各行各業、商品、交易習慣、方式、銀錢貨幣之計算、乃至於各別街道上之重要商家、各行各業、宮觀、寺廟之分佈狀況等等,無所不包,已備有猶如現在常見的城市旅遊書的功能。

除了這些市街景象,我們也可以經由「雇覓人力」、「雜賃」、「修整雜貨及齋僧請道」、「筵會假賃」等條,清楚看到當代汴京因經濟的發達與百業的盛況,以至於發展出來猶如今日的外燴與人力仲介等行業。特別的是,在第四卷內有「軍頭司」、「皇太子納妃」、「公主出降」、「皇后出乘輿」等四條關於皇家禮儀的記載,與此大部份記載庶民生活不類,可能是作者剛好躬逢其盛所見而記之。第五卷則為當代「民俗」及「娶婦」、「育子」等禮俗記載。另有「京瓦伎藝」條,記勾欄瓦肆說書、演雜劇的情況,向來學者常將其與第二卷「東角樓街巷」條所記瓦舍勾欄、第六卷「元宵」條、第七卷「駕幸臨水殿觀爭標錫宴」條、「駕登寶津樓諸軍呈百戲」條、第九卷「宰執親王宗室百官入內上壽」等條所記演出歌舞、百戲的情況綜合觀之,是研究當代戲曲、說唱藝術的珍貴資料。

由第六卷至第十卷則將當代一年中的重要節慶與活動加以分述。其中如元旦、元宵、清明、端午、七夕、中元節、中秋、重陽、除夕等,我們迄今仍然延用;許多節氣習俗,如立春、立秋、立冬、冬至等,我們也迄今未變。各民俗節日與各節氣所舉行的慶典活動與應節用品,雖有時代性與地域性的差異,有繁有簡,但其意義我們仍代代相傳,信守不渝,可見中華文化承傳之深且久。此外,許多當代君臣可以同樂或特有的習慣,例如卷七中記載當代「三月一日開金明池瓊林苑」,及其後整個瓊林苑的運作、活動,皇帝駕瓊林苑之排場、活動等,以及第九卷記載十月十日徽宗生日,百官所進行的慶賀典禮等、第十卷記載「大禮年」,君臣行郊祭大禮之排場與運作方式等,均可補充正史,做為了解宋代禮制與京城整體運作的重要參考資料。

透過《東京夢華錄》一書,我們看到的是汴京「滿城皆商」的繁榮景象。此種街坊式的商業模式,與前此的北朝、唐代已有很大不同。蓋唐代以前之京城,採住商分區使用政策。坊、里、曲、巷各有不同的使用規定,互不相混。且各單位皆設有閭門,夜間關閉。而城池管理或遇爭戰、火災或宵小,都可控制。此制在北宋初的汴京猶可實施一小段時間,但隨著商業經濟蓬勃發展的需求,住商分離與街坊封閉制度徹底潰散,滿城皆商、滿街是店,展現繁榮的街坊經濟形態,而住商混用的形式,一直影響到今日所有華人所到之處的市街景象。

綜觀《東京夢華錄》全書,所記的背景約是宋徽宗崇寧到宣和(1102~1125)年間都城汴京的大致情況,包括京城的外城、內城及河道橋梁、皇宮內外官署衙門分布及位置、城內的街巷坊市、店舖酒樓,朝廷朝會、郊祭大典,東京的民情風俗、時令節日,當時的飲食起居、歌舞百戲等等,幾乎無所不包。與同時代的畫家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畫軸相互參照,更可具體感受這一歷史時期居住在東京上至帝王及王公貴族、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,是研究北宋都市社會生活、經濟文化、民俗、乃至都城運作、城市建築特色等等,具有多方價值的一部極其重要的歷史文獻。今有《秘冊匯函》、《津逮秘書》、《四庫全書》、《學津討原》、《三怡堂叢書》、《叢書集成初編》等刊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