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頁 
  《閒情偶寄》
(清)李漁
 
 

本書簡介與特色:

 
 

人活在世,最重要的莫過於日日的生活。但如何過活?過怎樣的生活?卻是絕大多數人並未去深思的問題。只有既能創造生活,同時能充分享受生活的人,才能夠擁有一個快樂圓滿的人生。這樣的人生需要種種條件配合,客觀的物質條件可能很難有一定的標準,孔子對顏淵的讚美:「一簞食、一瓢飲、曲肱而枕之,人也不堪其苦,回也不改其樂。」這是大家所熟悉的。這當中,快樂與否的差別,就在於所追求目標是物質的滿足,抑或精神的滿足?精神的滿足,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審美的眼光。有了審美的眼光,日常生活中一些本來很普通、很常見的事物,就會變得很有情味,我們也自能樂在其中。

有審美眼光的人,較能享有悠閒的心境。張潮《幽夢影》中言:「人莫樂於閒,非無所事事之謂也。閒則能讀書,閒則能遊名山,閒則能交益友,閒則能飲酒,閒則能著書。天下之樂,孰大於是?」可見所謂「閒」,簡單地說就是從實用功利的活動中暫時擺脫出來,以審美的角度重新看待生活的意義和價值。《閒情偶寄》即是這樣的一部書。

《閒情偶寄》刊行於清康熙十年(1671),作者李漁(1611-1680),浙江蘭谿人。居杭州時,自號湖上笠翁;旅居南京時,多署名新亭客樵,撰小說則署「覺道人」、「笠道人」、「覺世稗官」等,時人多稱「李十郎」。李漁出身於藥商家庭,自幼家境富饒,家設戲班,常至各地演出,從而積累了豐富的戲曲創作與演出經驗。曾浪遊廣陵,更在蘭谿一帶購建「伊山別業」。三十歲時參加鄉試落第,其後適逢戰亂,李漁從此斷了求仕之心。他因為戰亂而四處避難,在婺城時,賃屋被毀,自幼所作之作品手稿、藏書皆付之一炬,連「伊山別業」也轉售他人,際遇困頓。幸得婺州司馬之聘,暫作幕客,方有棲身之處。順治八年(1651)他移居杭州,與當時名流俊彥過往甚密,他的戲曲、小說多作於此時。由於文名漸大,後來又自組戲班,專事演出,一些達官貴人紛紛請他演戲,足跡遍及大江南北,盡覽九州風光之作,也使他成為廣有資財的戲班班主。康熙元年(1662),他從杭州遷居金陵(今江蘇南京)。「芥子園」是他在金陵的別業,還設有書鋪,刊行了不少戲曲小說及其他雜著,如著名的《芥子園畫傳》。一生雖才華洋溢,然與仕途無緣,留下許多詩文、小說、戲曲與畫作,其戲曲理論尤為後世稱道。

根據李漁在《閒情偶寄》書前所立的「四期三戒」等七則凡例:一期點綴太平,一期崇尚儉樸、一期規正風俗、一期警惕人心;一戒剽竊陳言、一戒網羅舊集、一戒支離補湊。「四期」即為其著書的目的,「三戒」則為對自身寫作態度的宣示。由此可見雖書名為「閒情」,為「偶寄」,文筆也看似風趣幽默,內容有許多發人所未發、言人所未言者,但一如其友余懷於序中言:「李子以雅澹之才,巧妙之思,經營慘淡,締造周詳,即經國之大業,何遽不在是?而豈破道之小言也哉!」將《閒情偶寄》比之於本乎王道、出於人情之《周禮》,是真李漁之知音。

《閒情偶寄》一書綱舉目張,條理明晰,為戲曲創作、演出與生活藝術的百科全書。內容包括「詞曲部」、「演習部」、「聲容部」、「居室部」、「器玩部」、「飲饌部」、「種植部」、「頤養部」等八部,其中「詞曲部」與「演習部」是關於戲曲創作、表演等的專論,向來被視為中國戲劇理論與戲曲美學的重要著作;其他;「聲容部」討論了婦女裝飾打扮的問題,「居室部」、「器玩部」、「飲饌部」、「種植部」和「頤養部」則分別對園林建築、傢俱古玩、飲食烹調、養花種樹、醫療養生等方面提出看法,被視為重要的生活美學指導。林語堂在《吾國與吾民》第九章〈生活的藝術〉中稱《閒情偶寄》「是中國人生活藝術的指南」,對民國以來之審美品味影響深遠。

全書結構依「部」、「項」、「款」與若干附錄與附圖。每項先有總說,款目下再有詳細說明。全書共計8部、34項、234款,內容包羅萬象,見解精妙而獨到。除關於戲曲創作、表演外,舉凡與生活相關的事物,作者欲帶領讀者去感受他心中的美感體驗。基本上李漁在《閒情偶寄》中所要向讀者展現的,並非僅在於形而下的物質層面,更重要的是透過物質層面,直搗精神層面的美感體驗。換言之,生活中固要賴有形物質以提供生活所需,但更重要的是,要在這些可見的物質中,真正體會出其帶給人精神上的滿足。唯有如此,才能稱得上是會享受生活的人,也才能有美滿快樂的人生。因此我們由《閒情偶寄》中可以看到李漁鉅細靡遺的講究。姑不論其在戲曲創作與表演上所提出的專業講究,在生活中:賞美女,除了由肌膚、眉眼、手足到態度以「選姿」;由洗臉、梳頭、薰香到化妝以「修容」;由首飾、衣衫、鞋襪以「治服」等的講究外,還要有文藝、絲竹、歌舞等「習技」而得的才藝相配合,如此色藝雙全者才是其「聲容部」所言的美女。講「居室」,除了房舍方位、風水、形式、窗櫺、隔間、聯匾裝飾與庭院山水等硬體建設外,更重要的是要勤打掃、收納使居室整潔。講室內之「器玩」,除桌、椅、床帳、櫥櫃、箱籠篋笥等大件傢俱外,其他如賞玩的骨董、罏瓶、屏軸與日常用具如茶具、酒具、碗碟、燈燭、牋簡等,除質感外,更講究其擺設的位置與活變,以顯現出立論兼取實用與美感的特色。講「飲饌」,由各類蔬菜瓜果及粥、湯、麵、飯、糕餅等五穀,到羊、豬、雞、鴨、鵝等各種肉類及魚、蝦、鱉、蟹等各類水產,詳細講究其烹調與食用方法,但對狗、牛等則以「有功於世」而勸人莫食,顯現其南人的飲食觀點。至於「種植部」以木本、藤本、草本、眾卉、竹木等細分為五部份,在書前凡例的「戒支離補湊」中言:「八事之中,事事立法者止有六種,至『飲饌』、『種植』二部之所言者,不盡是法,多以評論間之。寧以『支離』二字立論,不敢以立法者,恐誤天下之人也。」但此二部份內容詳備如飲食品嚐指南、植物百科全書,對各種食材、植物皆賦予其精神氣象,最能充分展現中國傳統文人的移情美感。

最為世人所津津樂道的,要屬全書最末的「頤養部」。欲長生而養生,時無古今、國無中外、人無色差,是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。李漁《閒情偶寄》中所提到的養生之道包括行樂、止憂、調飲啜、節色慾、卻病與療病等六大項。富、貴、貧賤不同身份之人;在家、道途不同環境;春、夏、秋、冬各不同季節;乃至於隨時即景就事,皆有其頤養行樂之法。而綜觀所有行樂之法,實僅在於「存乎一心、繫乎一念」,因此所謂行樂,就在於以「退一步想」的知足自適心境,隨時即景就事地睡、坐、行、立、飲、談、沐浴、聽琴觀棋、看花聽鳥、蓄養禽魚、澆灌竹木,樂自在其中。

綜觀全書,李漁在生活中所講求的是實用、自然、簡約、變化、創新的生活美學,透過有形之物的細膩講究,在尋找、建構生活的情趣中,滿足精神生活。也因此,其休閒養生法,注重的是精神的享受,體現出其「以人為本」的思想。他從自身過去的生活經驗中,尋找一種自適的生活方式,並以獨特的文化情趣和鮮明的人文意識,創造美化生活。其與現代人追求生活質感的提昇和生命意義的肯定,在精神上是不謀而合的。

《閒情偶寄》文字清新雋永,敍述娓娓動人,幽默而風趣,讀後留香齒頰、回味無窮。它不僅薰陶、影響了周作人、梁實秋、林語堂等一大批現代散文大師,開現代生活美文的先河,而且對我們今天提昇生活品味、營造藝術人生氛圍有極大的借鑒價值。